膨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膨化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最好的生日礼物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6:23:30 阅读: 来源:膨化厂家

已是深夜,可翠花仍在椅子上静静地坐着,昏暗的灯光照在她的脸上,灯光下的她显得更加苍老。桌上放着四个菜,分别是花生米、土豆丝、猪耳朵、辣白菜,都是儿子张成喜欢吃的。菜边摆放一瓶白酒,也是张成喜欢喝的酒。酒虽不名贵,菜也显得简单,可翠花心里明白,儿子不会嫌弃。

今天是翠花六十大寿,翠花相信,张成一定会回来给她祝寿。张成逃亡在外已经七年了,一点音信也没有,为此翠花不知流过多少眼泪,眼睛都快哭瞎了。以前张成在家时,每逢翠花的生日,张成都要给翠花买个生曰蛋糕,口中唱着“祝您生日快乐”,让翠花乐得合不拢嘴。可张成负案在逃后,翠花再也没有吃过生日蛋糕,不过,翠花知道张成是个孝子,在翠花六十大寿的今天,翠花坚信,只要张成还活着,他不会不回来的。

张成是因为杀人才逃亡的。七年前,张成和同村的几个小伙子一起到广州打工,老婆兰芳在家孝老养子,小日子本来过得平平静静,可没多久兰芳被地痞阿贵纠缠,遭受凌辱后喝农药自尽了。张成从广州赶回来后知道了真相,就去找阿贵算账,悲愤之中他拿刀把阿贵捅了。闹出了人命案,张成当场跑了……

时钟敲了十二下,屋外仍没一点动静,翠花心里有点发毛,难道……难道儿子不回来了

又过了一个钟头,门外仍没一点声响,翠花的心有些发凉:儿啊,你真撇下娘不管了?

时钟指向凌晨2点20分,翠花突然听到院门“吱扭”一声开了,接着又感觉到屋门闪开了一条缝。翠花的心跳加快了,她背对屋门坐着,虽看不见来人是谁,但翠花确信,来者肯定是张成。

果不其然,来者正是翠花日思夜想的儿子张成。张成透过门缝往屋内瞧了瞧,在确认屋内没有外人后,他倏地钻进屋,然后赶紧把门关上。

翠花始终微闭着眼,一言不发。张成把手中的生日蛋糕轻轻放到桌上,然后“扑通”一声给翠花跪下:“娘,您睁眼看看,我是张成,我回来了,儿子回来了……”

翠花慢慢睁开眼,向张成投去责备的目光:“你还知道回来?你还知道你有一个老娘?”

张成一把抓住翠花的手,哀求道:“娘,我错了,我不能在您身边尽孝,不配做您的儿子……”

翠花端详了张成一阵儿,只见张成蓬头垢面,胡子拉碴,破衣烂衫,虽三十多岁,却像个五六十岁的老头。

张成也仔细瞧了瞧翠花,他看到,娘刚满六十,却满头白发,满脸皱纹,骨瘦如柴,看上去像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太。

翠花的眼眶湿润了,继而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。

张成也泪如雨下,低着头不停地啜泣。

哭了片刻,张成抬起头,问:“娘,小刚呢?”小刚是张成的儿子,是翠花的孙子。

“他在里屋睡觉呢。”翠花说。

张成冲进里屋,借着厅堂的灯光,一遍又一遍地瞧小刚。他真想用手轻轻去摸摸小刚嫩嫩的脸蛋,可手刚刚抬起,他又犹豫着把手放下。他离家时,小刚只有一岁多,如今小刚已经快九岁了,这么多年没见面,小刚看见自己,会不会吓着?

走出里屋,张成又回到翠花的身边,张成说:“娘,儿子千里迢迢地跑回来,就是为了给您祝寿。以前咱家穷,俺爹又去世得早,可不管家里再穷,娘每年都要给儿子买一个生日蛋糕。如今儿子长大成人了,本想也年年给娘买一个生日蛋糕,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娘,今天是您六十大寿,儿子冒着风险跑回来,不管您心中对儿子有多怨恨,都求您放在一边,先亲口尝尝儿子给您买的生日蛋糕,接受一个不孝之子对您的生日祝福……”

说着,张成赶忙拆掉生日蛋糕的包装,并亲手点亮生日蜡烛。在张成“祝您生日快乐”的低声吟唱中,翠花微笑着吹灭了生日蜡烛。接着,张成切了一块蛋糕,双手捧给翠花。翠花接住,慢慢地吃起来。

吃完了蛋糕,翠花指着桌上的菜和酒说:“儿啊,你在外四处漂泊,饥一顿饱一顿的,快把这些菜吃了,把这瓶酒喝了,吃完了娘有话跟你说。”

待张成酒足饭饱后,翠花说:“儿啊,你在外东躲西藏的也不是个办法,不如……不如去自首吧,兴许自首后能得到宽大处理。”

张成两眼一瞪:“娘,娘您咋恁傻呀!儿子杀了人,犯的是死罪,即使得到宽大处理,也可能被判无期,您就忍心看着儿子终生坐牢吗?”

“那也比你提心吊胆地逃来逃去强得多。”翠花忽然抬高了声音,“退一步说,即使你终生坐牢,娘也能隔三岔五地去看看你,不像现在,你一走就走得无影无踪,娘想见上你一面都难。”

“可……可坐牢的滋味也难受,你也不想想,谁愿终生失去人身自由?”张成的倔脾气也上来了。任凭翠花说破了嘴,张成依然一根筋,就是不答应去自首。正说着,鸡叫头遍,张成一惊,站起身欲走。翠花怒吼:“你给我站住!”

张成停下脚步。翠花走到张成面前,一字一顿地说:“你今天只要跨出屋门一步,娘就死给你看。”说着,翠花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药瓶,倒出一把药粒。

翠花把药粒送到嘴边,翠花说:“这是毒药,几粒就能让娘死去,你看着办吧。”

张成呆呆地注视着翠花,不知所措。

就在这时,不知何时醒来的小刚从里屋跑出来,上前抱住翠花的腿,哭诉道:“奶奶,奶奶,你不要死,小刚可以不要爹,可小刚不能没有奶奶……”

见此情景,张成腿一软,瘫坐在地上

天亮了,翠花陪着张成到镇派出所去自首,接待他们的是杜所长。杜所长做完询问笔录后,拍了拍张成的肩,说:“你早该自首,现在终于想通了?”

张成不敢正视杜所长的双眼,只低着头说:“想通了。”

杜所长嘿嘿地笑起来:“你呀你,昨晚可把我们害苦了。”杜所长边说边指了指自己的脸。

张成抬起头,只瞥了一眼,就看到杜所长的脸上布满红点,很明显,那是蚊子叮咬后留下来的。

见张成迷惑不解,杜所长便微笑着讲出了事情的原委。

原来,杜所长带着几个民警昨晚就准备将张成抓捕归案。但翠花事前曾去过一趟派出所,在派出所,翠花跟杜所长说,她六十大寿这天,张成很可能回来。但翠花希望杜所长不要轻易抓他,她要设法劝张成去自首。最后,翠花跟杜所长约定,民警们就埋伏在房屋的四周,只要翠花“啪啪”拍两下巴掌,民警们就冲进屋将张成抓住。可杜所长他们等了一夜,也没听到翠花的巴掌声,直到天亮后看着翠花陪着张成去自首,他们这才撤了兵……

听了杜所长的话,张成心中一动:可怜娘一片苦心啊!

几个月后,张成被公开审判,因张成有自首情节,且如实供述犯罪事实,张成最终被判处十二年有期徒刑。

光阴荏苒,十二年过去了,当张成刑满释放回到家中,翠花已老态龙钟,病魔缠身。好在小刚已长大成人,他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,留在家里一边精心照顾奶奶,一边起早贪黑地下地干活。

张成平安归来,翠花内心十分高兴,虽被病魔折磨得痛苦不堪,可她脸上时常挂着微笑。张成挑起生活的担子,小刚得到机会去复读,次年便如愿考上大学。后来,张成经人介绍娶了邻村的一个女人。这个支离破碎的家才终于像个家了。

翠花弥留之际,嘴唇不住地颤抖,似乎欲言又止。张成见状,忙劝道:“娘,您有什么话尽管说,儿子不会怪您的。”

翠花混浊的眼里淌出泪来,对儿子说道:“儿啊,娘这辈子最讨厌那些说假话的人了,可娘对你撒了一次谎。那天夜晚,也就是娘六十大寿的那天夜晚,娘为了说服你去自首,说要服毒死给你看,其实,那瓶药不是毒药,那是一瓶普通的降血压药……娘骗了你,这些年来,娘心里一直很内疚,但娘不这样做,你能听娘的话吗?娘也不是怕死,你想想,若娘死了,你再逃亡在外,小刚怎么办?娘九泉之下也不能瞑曰啊……”

“别说了,娘,儿子能理解您。”张成用毛巾拭去翠花眼角的泪水,说,“娘,我那天不愿去自首,其实另有原因。自打成年后,我就想每年给娘买一个生日蛋糕,可我负案逃跑后,这个愿望就成了泡影。我当时听说。公安机关在悬赏抓我,奖金是10000元。所以在娘您六十大寿前,我想了个法子,保证让您每年都能吃上生日蛋糕。咱村东头‘信得过’蛋糕店的老板姓闰,是我过去的朋友,我打算给您过完六十大寿后,故意让闫老板把我送到公安机关,让他得到这10000元奖金,然后用这笔钱每年给娘做一个生日蛋糕。这样,就算我被判了死刑,娘每年也能吃到儿子给您订做的生日蛋糕……”

“你错了,儿子。”翠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哽咽着说:“娘最关心的不是什么生日礼物,而是你。你就是上天赐给娘的最好的礼物,在娘生日这天,只要娘能见上儿子一面,娘就心满意足了。老天可怜我,这个愿望在你投案自首后终于实现了。儿啊,你还记得吗?在你坐牢那些年,每逢娘的生日,娘都要去探监,都要跟你见上一面,接受你对娘的生日祝福,娘知道,你是一个孝子……

翠花的声音越来越低,她慢慢闭上眼睛,永远地停止了呼吸。

“娘,我的亲娘Ⅱ阿……”张成号啕大哭起来。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