膨化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膨化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元月下半月那些事儿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2:45:21 阅读: 来源:膨化厂家

这段时间,海内外华人共同欢庆“中国人的嘉年华”——龙年春节。艰难的回家旅程,已成往事,等人们又都挤上返程火车的时候,新一轮的拼搏又要开始了。生活又在周而复始地运转。全国过大年的气氛是祥和的、欢乐的,在全世界经济普遍不怎么景气的背景下,中国人的生活和节庆没有受到明显的冲击,总是值得庆幸的。

说春节,就绕不开春晚。虽说央视春晚每况愈下,但今年的春晚似乎受到更多的诟病。有的媒体说“劣评如潮”,这说法未免过于苛刻,也不厚道。毕竟成千上万的人辛苦了大半年,谁都不容易,还是要道声辛苦。但认真给春晚把脉,以思改进之道,还是必要的。有的外媒对这次春晚的评价是“技术精湛,内涵贫乏”。网友的概括就是一种趋势了:“只要是技术的,就会越来越好;只要是人文的,只会越来越差。”瓜田以为颇中肯綮。什么歌手唱错了词儿或者跑了调儿啊,小品不可笑甚至有的涉嫌抄袭啊,都是细枝末节,“多年来没有改变内容上的政治化和形式上的枯燥无味的基调”才是问题的要害。现在,从中央到地方,春晚也有点成灾,各省市有春晚,中央一些部委有春晚,央视也不止一台春晚。这些春晚大多从年中就下手准备,全国为这个事儿花了多少银子,牵扯了多少人力物力,如果有人去统计一下,那数字也是大得可怕的。这钱现在中国倒是花得起,但不值得。清华大学一位教授说:中国有的是无需过多考虑经济收益就可以乱花的“傻钱”,这就像一场花钱的大比拼。“傻钱”这个词实在是妙不可言,到底是说批钱、花钱的人傻,还是掏钱纳税的人傻,就不知道了。

破解春晚难题,不是进一步加大投入,增加准备的人员和准备的时间,恰恰相反,应该为春晚降温,减少资金和人力的投入,降低全国观众的期望值,也就是说,另辟思路,彻底改弦更张。如果上上下下都不把春晚太当一回事,说不定春晚反倒能办好。把平日的娱乐性选秀节目(譬如“金光大道”等)筛选一下,春晚演演,不也很好吗?还免去了每年为春晚备战大半年的烦恼,也省了不少耗费。我们的文化艺术工作,跟体育的“重视运动会、重视比赛,忽视群众性体育运动”是一样的,钱都花在光鲜亮丽的高级舞台上了,对群众性的文化活动关注不够。群众过大年把春晚看得太重,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,这说明老百姓自己参与的文化活动太缺乏。一支社区的老人合唱团或者一支村落的妇女秧歌队,对群众活跃文化生活、提高文化素质的重要性,也许比一台春晚的节目更重要。一个民族的成员如果在文化上总是习惯于傻乎乎地当看客,而不是充当积极的参与者,文化的发展和繁荣就都是扯淡,遑论文化素质的提高。

电视插播广告的问题正在得到遏止。广电部的有关决定已经得到贯彻,效果显著。全国观众终于能完整地看一集电视剧了。北京电视台和辽宁电视台的春晚本来不错,比央视的更是好许多,但广告过于嚣张,破坏了所有观众的情绪。这就比不上央视了。尤其是北京台,一个银行的广告,反反复复地强暴我们。呜呼!一个人在被人不断强暴的间歇中还能兴趣盎然地欣赏电视节目,不知道是内心过于强大,还是彻底的没心没肺。

再说两个一到春节就开始纠结的问题。一个是已婚的独生子女到哪里过年,另一个是未婚的年轻人领谁回家过年。由于孩子少,老人对能否跟孩子一起过年很在意。这就使得独生子女小两口左右为难。除了少数“各回各家”的外,一般的做法是两头兼顾,都跑一遍,除夕是轮着过,今年在娘家,明年在婆家。这样,一到春节,小两口就疲于奔命,耗费巨大,却两头不讨好,大家都十分纠结。至于未婚的往家里领恋人,就不光是纠结,而多半是尴尬了。在外面混了多年,老人最期望的就是你回家时能领一个人来,而敲定一个终身伴侣又不是突击的事儿,于是聪明的年轻人开始了市场化运作,租一个假的回家过年。现在,这已经不是个别人的权宜之计,而是网上生意火爆的市场行为。雇主要负担对方的交通、住宿和餐饮费用自不待言,连交往、表演的细节和报酬都明明白白地写在合同上。接吻一次是10元,陪逛街购物,每小时10元,陪吃饭,每小时8元,拉手一次3元,搭肩一次5元……所有这些,不是儿戏,胜似儿戏。两个年轻人合伙哄弄老人,不光残忍,还难免会滋生出一些新的烦恼。报上就有这样的消息,老人见了假儿媳,喜出望外,立马把上万元的红包掏了出来。假儿媳假戏真做,收了钱就不撒手了。普遍租用恋人回家还有一个坏处,那就是以后家家老人都会怀疑孩子领回来的恋人是假的。唉,可怜天下父母心啊。

农民工欠薪问题受到越来越大的关注。从媒体上看,各级政府讨薪工作很有成效,甚至把拖欠了一两年的工钱都讨回来了,让人心里很温暖。不知道这种幸运的人在欠薪的农民工中能占多大的比例。农民工是个弱势群体,他们离乡背井,无依无靠,一旦受到雇主的欺负,常常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有的还害怕得罪了包工头,以后不好找活儿,所以吃哑巴亏的不在少数。农民工有数亿人之多,受到欠薪折磨的就算只有1%,总量也会有几百万人。就算三百万吧,影响面就是上千万。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社会问题,我们的维权组织、法律援助机构、社会舆论压力都不是很给力。其实,各省市都应该建立起完备的讨薪维权机构,把拖欠工薪的官员拉下台来,把拖欠工薪的企业主罚出场外。还应该有缓解欠薪问题的基金会,先让农民工拿钱回家过年,欠薪问题由专门队伍慢慢解决。有许多人在探讨把“农民工”的称呼改掉,换一个好听的名词。瓜田以为,当务之急还是为他们办点实事,名号的体面与否,也不是改出来的。我们给农民工想出一个十分体面动听的称呼,但就是拿不到工钱,回不了家,有什么用?

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孔庆东大骂香港人的视频,雷住了广大网民。孔教授惯于出奇制胜,以挑战大众的共识为乐趣,语不惊人死不休。他以“三妈”臭骂南方一位记者的风波尚未平息,又因为大骂香港人“是狗”,“是王八蛋”而又一次成为众矢之的。他似乎意识到自己闯了祸,想抵赖,但视频谁都能看到,赖不掉。实话实说,香港人对内地人那种令人难以容忍的优越感,每一个去香港的人都很恼火。但这东西靠骂是骂不掉的,关系需要慢慢改善。就内地人来说,在提高素质上也确有较大的空间。但你一个名校的教授张口就骂人,这只能让香港人觉得,他的优越感还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近日各地纷纷召开两会,偶尔也爆出一点搞笑的趣事。广东佛山一位叫方明的女代表发出妙论:“百姓是教好的,不是养好的,就像溺爱的孩子不可能是孝子,溺爱的百姓也可能比较刁民。”中国青年报批评说,“教化论”透着一股腐朽的子民味儿。有的人会惊异,时至今日怎么还会有这种代表。其实,这种发言极富象征性,意味深长,很能准确反映社会现实和一些人的心态。生怕我们不信,又有人出来作证。广州一个叫刘伟全的人大代表声称:“要立法让警察敢于向刁民开枪。”这样一来,他就跟方明配套,形成流水线了:“方明代表”那里不小心溺爱出来的刁民,就有了去处,由“刘伟全代表”负责枪毙掉。广东的管理者肯定很不爽,好不容易搞起来的“幸福指数”,全让这帮家伙杀气腾腾地搞没了。

这段日子最有看头的,是方舟子韩寒之战。事情由知名博主麦田挑起。麦田先生质疑韩寒的写作能力,称其作品可能有团队代笔,代笔者主要是其父和路金波。韩寒恼羞成怒,马上回应,并表示用两千万悬赏代笔者。孰料没杀上两个回合,麦田便落荒而逃,还向韩寒递上降表。这期间,打假斗士方舟子闯到阵前。麦田落败后,方舟子由志愿军转为正面主力。方舟子不是盲目打炮,而是一块砖头一块砖头地拆除对方的防御工事,他把韩寒早年的成名作品用庖丁解牛的办法来解构,分析丝丝入扣,不好辩驳。韩寒多年来一路顺风顺水,文学、赛车两头通吃,出书赚得盆满钵满,粉丝之多,不计其数,自我感觉是相当不错的。如今突然才华被疑,其气急败坏也可以理解。如今父子二人正在苦斗,手忙脚乱地证明《三重门》、《杯中窥人》和《求医》等作品为什么是少年韩寒写的,而不是老爸写的。愚以为韩氏父子根本不必这么沉不住气。你们应该知道,眼下有的清官恰恰是反腐时查出来的。你如果真的货真价实,用不着辩解,查一查就清楚了。还有,即便这些作品都是爷俩的合作或者干脆就是老爸的手笔,但都还是原创。只要东西好,就对文学做了贡献。这总比以抄袭名世的郭姓年轻人好得多。现在郭作家都毫发未损,书照出、财照发,粉丝一个也不流失,你何怕之有?韩寒还年轻,你有充足的时间来证明你的才华,当然,读者也有充足的时间和耐心深化对你的认识。瓜田向来不相信什么神话存在。不管什么神话,总有一天会变成鬼话。一个人可以天生有一副好嗓子,但不可能天生就有个好脑袋写出佳作。但韩寒气泡也不会轻易被刺破,因为身后有一个巨大的利益链跟着。事关他们的切身利益,他们伤不起。瓜田预测,此役很快就会有貌似公允的第三者出面吹哨叫停,最后不了了之。那么多人的饭碗在这里,砸谁饭碗谁不急。

方韩之战越打越热闹,被观战者又赋予了更丰富的社会内容,有说二者是个局,炒热了彼此出书畅销,达到双赢。也有说此役代表了思想领域两种力量的斗争云云。总之,越弄越深不可测了。

鉴于国内的内容已经够多,国际上又没有太大的动静,所以就此打住。(文:李下)

临沧工服订制

吕梁订制职业装

防化服

相关阅读